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南明谍影》
南明谍影

第452章 六亲不认的女人

酉时。

军债事务所新年第一日的营业结束。

今日事务所只在早上热闹了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只偶有个把商人来看一眼挂牌价,也没有谁去认购剩下的七十八张转让军债,毕竟最低价都已到了六千五百两银子。

此时王秀荷正与宋家俩姐妹、宋四管家、三个家仆、还有于猛等二十个护卫齐聚在事务所的正堂内,作为事务所的负责人,王秀荷正笑盈盈的给众人派发红包。

虽说这军债事务所只开张了三日而已,但除了五十万两现银收入,还有四千余两的变更手续费和竞拍费入帐,而唐夫子早在开张前就告诉过王秀荷,除去那五十万两现银归他用于军务,其他的进账都归军债事务所。

而今日又恰好是大年初一,因此王秀荷这个负责人总得对手下的人表示些心意不是?当于猛等二十余人各得了十两银子的红包后自是喜笑颜开,纷纷大赞王夫人,并祝愿事务所日进斗金云云。

王秀荷则矜持的笑道,大家莫要看事务所三日就入帐四千余两,但接下去要花银子的地方可不少。

首先,这军债事务所的地方还是太小了,特别是挂牌厅,坐上四十个人便极其拥挤,她已是让宋四管家去与事务所左右两边的店铺商谈,要尽快租下两边店铺以扩大事务所。

其次,事务所如今都还没装修,这事儿也得提上议程,再有就是座椅,来这事务所的人非富即贵,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坐那简陋的长条凳不是?何况只有坐得舒坦了,贵人们才会待得更久。

王秀荷絮絮叨叨的将事务所的未来规划告诉了一众手下,她之所以如此坦诚是想让众人明白,莫要看她有四千余两银子的‘公款’,但这每人十两银子的红包可不是她吝啬,同时她还承诺,待到正月底她会给众人发放月俸。

于猛等人对王夫人的坦诚极为赞赏,其实他们这二十个隶属画眉铺骑兵营的士兵,每个月都有唐夫子发放的月饷,而王夫人居然还要给他们发一份,那岂非是双份的月俸?何况在这事务所守着又不用去战场上打生打死,也不用日晒雨淋,如何还不满足?

而宋家俩姐妹、宋四管家和三个家仆自然也没甚不满,宋家前阵子遭遇如此大的变故,她们没被抓入大牢已是万幸,且如今在事务所还能有份正经的收入,这已经让她们很知足了。

宋四管家这时请示道:“王夫人,府衙、县衙和零陵商会都送了年礼过来,府学宫的景文公子则送来了他亲手写的对联,今日咱们也打烊了,您看是否由在下去给各处回个礼?还有那送到老宅的几十份年礼,都是秦大人等送给唐夫子的,在下已是让人全部记录在单子上,您是否要代老爷子去回礼?”

王秀荷赞许的笑看了宋四管家一眼,其实她之前对这宋四管家可是颇有些怨气的。

要知道宋家遭遇变故后,大管家、二管家和三管家都被关入了府衙监狱,而宋四管家却靠着与齐双喜有些交情,贿赂了齐双喜才得以保全自己。

若只是如此倒还罢了,宋四管家后来更是与许南潇沆瀣一气,逼迫王秀荷对唐夫子投怀送抱。

虽说唐夫子没对王秀荷有任何非分之举,还让她有了权力与地位,但她可没有大度到原谅许南潇和宋四管家。

而宋四管家也是心知肚明,为了弥补之前犯下的过错,他对王秀荷与这军债事务所,那是殚精竭虑用心至极。

王秀荷撇开心头思绪,吩咐宋四管家带上两个家仆代表军债事务所去给府衙、县衙、零陵商会和府学宫回礼。

至于说送去宋家祖宅的那几十份年礼,王秀荷可不敢代替唐夫子做决定,要知道那几十份年礼可是琳琅满目价值不菲,该如何回礼可是个讲究事,她自然要等唐夫子回来后由他老人家自己决定。

宋小美这时想到一事,她眨巴着大眼睛问道:“秀荷姐,明日下午零陵商会要召开一次全体年会,你不是唐夫子的秘书三科的科长且主理商事么?可要去旁听?”

胖乎乎的宋小甜则接着说道:“还有哩,府学宫今晚要举行新年文会,秘书三科还兼理府学宫的改制之事,秀荷姐你今晚记得去参加文会哦!”

王秀荷轻轻地拍了拍额际苦笑道:“多谢两位妹妹提醒,我差点儿把这两桩事儿给忘了哩!”

宋四管家的眼中满是羡慕之色,他自然清楚王秀荷如今有多大的权力,那秘书三科是个好地方啊!他这几日曾不止一次的暗示王秀荷,可否让他的夫人和女儿加入秘书三科?

由于唐夫子的秘书局只招女子,而宋四管家的夫人和女儿都能写会算,他自然想抓住这个机会,不过王秀荷总是岔开话题,既未同意也未拒绝。

精明的宋四管家如何不清楚王秀荷以前的性子有多刁蛮?而他又曾逼迫过王秀荷,要想弥补这道裂痕,他知道自己还需做得更好才是。

想及此,宋四管家献策道:“王夫人,那柳家着实太过不厚道,他们怎可私下把黄员外送出城去?您说咱们是否要对其还以颜色?否则岂非堕了唐夫子的威名?”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于猛等二十个护卫顿时义愤填膺的在旁附和,他们对柳家的做法早已不满,中午那会儿于猛就问过王秀荷,可否派人快马加鞭赶去南边向唐夫子汇报此事?

当时王秀荷一口拒绝了于猛的提议,且她还神色严肃的叮嘱于猛,唐夫子在宋家祖宅留下的几匹快马是用于汇报极为紧急的军情,如官兵突然攻打零陵城或湘口关,又或是城内出现兵变等有可能突发的紧要事,而柳将军只是派兵送走一个商人,这可不在紧急事件的范畴之内。

眼见宋四管家又提此事,且还挑起了一众护卫们的愤慨,王秀荷不禁冷冷地睨了他一眼。

她猜想宋四管家或许是在‘投其所好’,毕竟曾经的她刁蛮任性且睚眦必报,绝不是个肯吃亏的女人。

但今时不同往日,她王秀荷可不会轻易发怒或是以某些小动作来报复他人,因为如今的她乃是唐夫子干女儿,且她还是秘书三科的科长。

若她想保住自己的地位,行事自当谋定后动,可容不得她肆意胡来,否则若造成严重的后果,或是惹得唐夫子不快,她可不知老爷子会否夺去她所拥有的权力。

因此王秀荷语重心长的与众人耐心解释,莫要因为此事而与柳家发生矛盾,她相信即便唐夫子知道此事也不会有任何表示。

随即王秀荷提到十三姑,这十三姑也是唐夫子的干女儿,但她今早也只是埋汰了柳锡承几句而已,可没有与柳家撕破脸面。

宋四管家顿时知道自己想岔了,他忙不迭恭敬地道歉,是他太冲动思虑不周云云。

不过于猛等人依旧一脸不忿之色,他们可不怕甚柳家,也不理解王秀荷所说的话里有何深意,在他们看来,柳家如此做派与叛徒无异,他们恨不得去砸上一两个柳家的场子以泄心头之恨。

王秀荷无奈的苦笑,这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呢!

正当她想继续开导于猛等人时,事务所外远远的传来一阵敲锣声,紧接着是街上百姓们的轰然惊呼声。

不多时,一个大嗓门在外嚷嚷道:‘大捷!西塘观大捷!唐夫子率军攻克西塘观,缴获无数,官兵退往愚溪北岸呐!’

“啊?”

事务所的众人皆是一声惊呼。

王秀荷提着裙角率先飞奔出去,她不敢置信地拽住那敲锣报捷的壮班衙役:“唐夫子当真打下了西塘观?”

衙役的手臂被王秀荷拽得暗自生疼,他龇牙咧嘴的答道:“王夫人,小的岂敢胡乱报捷?这可是唐夫子的亲兵刚刚去县衙说的!哎哟我的姑奶奶,您轻点儿啊!”

于猛等人紧随其后跑了出来,他们自是听清了这衙役的话,纷纷兴高采烈的大喊唐夫子威武,他们皆是与有荣焉。

王秀荷那张精致的俏脸上已满是激动之色,她这才松开衙役的手臂,旋即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便扔给了衙役。

衙役哪还顾得手臂上的些许疼痛?他忙不迭点头哈腰地对王秀荷千恩万谢,遂继续沿街报捷而去。

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城南的罗公子已是急匆匆地跑来了军债事务所,又有城西李公子等人亦是接踵而至,他们一听到西塘观大捷的消息顿时全都坐不住了,立刻赶来自是担心他们各自持有的一份军债可有被人买走。

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担心,他们今早就如商量好了一般,全都把军债转让价定在六千五百两银子,虽说此时事务所已停止今日的认购,但若是被人在最后时刻给买走,那他们岂非亏大发了?

好在今日的转让军债只有五千四和五千五的二十二张被认购,价位六千五百两的军债全都还在,罗公子等人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事务所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柳锡承快步冲入挂牌厅内,他瞟了眼墙壁后立刻大声道:“这些六千五百两的军债,本公子全都要了!”

“这!”

罗公子和李公子等人惊得目瞪口呆。

这柳公子怎可如此乱来?此时事务所都打烊了,哪能继续交易军债?这姓柳的怎好意思来钻这等空子?不过他们皆是敢怒而不敢言,毕竟这位柳公子可是柳将军的嫡长子,他们哪敢得罪?于是他们纷纷将目光转向军债事务所的负责人王秀荷。

王秀荷婉约一笑,和气的说道:“柳公子,事务所今日的认购已结束,若您有意向不妨明日再来。”

“呵呵呵!”

柳锡承笑眯眯的走到王秀荷身旁:“弟妹啊,在下与你家夫君宋公子可是挚友,你可知道若非在下推荐他重回零陵商会,你家夫君这会儿还在吃牢饭呢!何况在下是真看好唐夫子的军债,你就不能通融通融?”

“柳公子!”

王秀荷的神色冷漠至极:“你跟宋宜璟有何关系与奴家无关!你便是重新把他扔回监狱也不关奴家的事!而军债事务所自有规矩在,这都过了酉时,事务所已打烊,今日断不可能继续买卖军债!”

柳锡承的眼中顿时划过一丝厉芒:“王秀荷,你竟如此不给本公子面子?那不如这样,本公子以七千两的出价买下那些六千五百两的军债,每份都给贵事务所赚五百两银子,这总成了吧?”

王秀荷的眸子里满是鄙夷之色,她寒声道:“柳锡承,你少在老娘的地盘上胡搅蛮缠!便是此刻你爹或秦大人在,也不能坏了唐夫子定下的军债事务所规矩!来人,送客!”

于猛立刻大声应是,旋即一脸凶狠的走到柳锡承面前:“柳公子,请吧!”

“好,好,好!”

这个六亲不认的女人!柳锡承紧盯着王秀荷看了数息,他的眼中满是阴鹜,连道三声好之后甩袖走出了军债事务所。

王夫人好样的!罗公子等人悬着的心顿时都放了下来,他们纷纷对王秀荷投以敬佩的目光,如今在这零陵城内敢如此与柳公子说话的人可真没几个了!

阅读南明谍影最新章节 请关注盘古小说网(www.lawace.cn)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