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谁叫你这么斩妖的?》
谁叫你这么斩妖的?

第一百三十六章 闻香教的兴起

两位身着墨色甲胄的女妖走进密殿,她们便是大公主麾下,手眼通天的墨影军。

森寒的铁甲衣泛着冷冽光泽,重铠边缘布满尖刺獠牙。

女妖身形高大壮硕,身高约莫约五米,粗壮的小臂更是犹如铁桶一般,凶煞无比。

若不是她们身上隐约可见的女性特征,几乎让人难以辨认性别。

九鲤神色淡然,“既是大公主之令,我等自然遵守。”

随即回头看向众妖,“手里的活都停下来,将资料一并递交二位大人。”

众妖不敢拒绝,皆是乖巧顺从。

见此场景,秦熹更是如此,不敢轻举妄动。

这两位女将,其身上无形中散发的威势,远胜黑雀、鼠女,让她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便是妖庭的底蕴吗?

随着一身令下,身后涌出不少身着漆黑甲胄的士兵,开始接收这些资料。

好在,士兵并未过多盘查,只是从秦熹手中拿着诸多小世界,扬长而去。

九鲤看到面面相觑的诸行走,颇有些无奈,摆了摆手,“都散了吧。”

“实在抱歉,刚把你拉过来帮忙,就出了这档子事……”

九鲤一脸歉意的看向秦熹,两人正在海岛边缘缓慢踱步。

秦熹眺望着海天交际的远方,摇了摇头。

“没事!”

“放心,事情虽然没了,该发放的补贴也会正常发放。”

“只是万万没想到,大姐姐竟也开始关注此事。”

“罢了罢了,让她们去争吧,我能在监察司内安然度日便好。”

秦熹听着九鲤的话语,一言不发。

她总觉得九鲤很像谜语人,有话不说清楚。

离开密殿后,秦熹并未回去,而是又去三殿逛了一圈。

摩白武器重现世间,本该由密殿处理的事物,却被大公主强硬夺了过去,桩桩件件都令她心中隐约不安。

自己消息闭塞,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消息闭塞。

譬如三殿的黑背狗妖,简直就是行走的八卦机器,寻他总没错。

狗妖一族数量繁多,在各行各业都有所驻足,私下又爱八卦,要说妖庭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瞒不过他们。

“悲安,你不是借调去密殿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秦熹一露面,三殿的诸多妖魔便纷纷凑了上来。

如今的悲安非同小可,只要半年后的亲封顺利,没有大能忽然空降。

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下一任三殿使者了。

故此,饶是悲安性情素来孤僻,三殿的诸多行走们还是不约而同的凑上来,图个脸熟。

秦熹眼神掠过一旁睁着溜圆大眼的黑背狗妖,表面却是不动声色。

“今日大公主接手了密殿事宜,如今密殿比我们还要闲。”

“没办法,只能回来了。”

说罢,秦熹两手一摊,颇有些无奈。

此时,正嗑着瓜子的黑背狗舔着嘴巴,看上去欲言又止。

秦熹一看黑背狗妖这幅德行,就知道他是忍不住又要八卦了。

他可是三殿出了名的八卦狗,不管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跟人聊上几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黑背狗妖看到秦熹这幅态度,当即露出一抹谄媚的笑容,随后刻意压低声音。

“最近这大公主,可是活跃的很呢~”

“都是三殿内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可别怪老狗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

“知道使者大人为什么出事吗?明面上摩白武器重现世间,实际上,就是那位在借机斩除异己。”

秦熹一愣,“此话怎讲?”

黑背狗妖当即叹气,“黑雀老大什么脾气,咱还不清楚吗?他针对舒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次就连司主都栽了,表面上是监察司受挫,实际上啊,真正受损的可是二皇子殿下。”

“所以看清楚了吧,都这种时候了,投靠哪方势力至关重要!”

黑背狗妖一番神秘兮兮的话语,令众人陷入沉默。

一向反应迅猛的松鼠女妖突然跳起来,打断黑背狗妖的话。

“哎,不对啊,那位再过手眼通天,还能控制摩白不成?”

此话一出,众妖纷纷出声反驳黑背狗妖,认为其是在危言耸听。

“你们怎么不信呢?!”

“我可没说那位与摩白有勾结!我的意思是,那位手下的墨影军,手眼通天,必然早已知晓摩白的存在。”

“说不定就是她故意,引得摩白与司主自相残杀,借机削弱二皇子势力!”

“桃花仙子知道吗?就是因此糟了无妄之灾,必然是遭遇二皇子报复,如今正在封山洞府闭门不出,疗养伤势呢!”

松鼠女妖对此嗤之以鼻。

“怎么可能,桃花仙子是何等人也,谁敢伤她?我看你就是扯着张大嘴,胡言乱语!”

“哼!谁乱说了?!”

“告诉你们,别的我不敢保证,桃花仙子重伤这事,绝对货真价实!”

“我一个哥们,跟封山洞府的女仙走的很近,那女仙可是亲口说的,几日前桃花仙子重伤,被驸马爷亲自带回来,那伤得可是真惨…”

秦熹闻言,不由一怔。

那日一别之后,桃花仙子不是应该与谨元尊者离开了吗?

为何又会突然重伤,被她哥哥带回封山洞府?

“好了好了,莫要背后非议,免得惹祸上身!”

秦熹摆摆手,打断了唾沫星子横飞的黑背老狗。

在三殿待了一会,秦熹心中隐约不安,随即刻意溜进雷池。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秦熹早已撤去悲安的伪装,而是化作自身的模样。

飞升仙界时,仙子对自己便多番照拂,故此在秦熹心中,隐隐已将桃花仙子视作朋友。

故此,她刻意化作夕儿的模样,准备前往邮局,给仙子寄一封信。

当然,信上的内容极为简单,就是单纯在外游历的女仙,替主家报平安。

若是仙子收到夕儿的来信,必能知晓是自己寄来的信。

若是收到仙子回信,那便说明上次行动可能出了什么岔子。

若是没有仙子回信,或许仙子早已随谨元潜逃,亦或者是更严重的情况。

不过此刻的秦熹,却也顾不得那么多,毕竟自己能用的身份不止夕儿一个,倒也不怕暴露。

拿着仙晶和信封,秦熹来到邮寄司。

“什么人?寄信做什么?”

秦熹赶忙拿出夕儿的身份玉牒,语气恭敬有礼。

“奴家是桃花仙子的婢女夕儿,近日外出游历,修为精进,特意向仙子报个平安。”

负责签收信使的,乃是一只信鸽妖,当然,妖庭整个邮寄司,几乎都被这类飞禽妖兽承包。

女妖谨慎的查看了一番身份玉牒,又将信封打开,仔细阅读了一番信件内容,确认没有什么敏感内容,这才收信。

“邮寄普通信件要五块下品仙晶,特快信件五十块下品仙晶,要哪个?”

秦熹赶忙拿出两块中品仙晶,“要特快的,这是我第一次外出游历,还是尽快让仙子收到才好。”

女妖看到两枚中品仙晶,当即眼睛一亮。

“不愧是仙子婢女,出手果真不凡啊!”

“哪里哪里,夕儿外出前仙子就曾多番叮嘱,穷家富路嘛!”

“再说了,大人每日甚是操劳,权当夕儿孝敬大人的……”

女妖不动神色,将两枚仙晶收入囊中,整张脸几乎要笑成一朵菊花。

“放心,安排专鸟专送,必定给姑娘尽快送达。”

“那便多谢大人了。”

从邮寄司走出来,秦熹又佯装初来乍到、未经人事的女仙,在帝城逛了好一会,这才再度重返雷池。

随即,再度化作悲安的模样,假装自己刚从雷池淬体回来。

回到小宅前,秦熹更是里三层外三层搜寻一番。

这才潜入密室,从戒指中拿出一张,被揉捏的皱皱巴巴的纸。

这便是308世界,万幸当时众妖及禁文差的注意力,都在墨影军身上,秦熹才能将308世界据为己有。

一想到昨夜宗主的呼唤,秦熹知道,荆武大陆必然出了变故。

无论如何,自己都该前去探查一番。

更何况,自己为了飞升吸纳四条仙脉,荆武大陆必然已是灵气逐渐枯竭萎靡。

自己现在是天仙,抽出四条仙脉还给荆武大陆,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念及此处,秦熹将右手轻轻放在皱皱巴巴的白纸上,随即神念一动,身形骤然消失。

狭窄昏暗的密室,仅仅留下一页白纸。

……

荆武大陆。

随着秦熹飞升后,陆令珏便开始修习秦熹留下的《三界九帝法》,实力大增。

与此同时,陆令珏更是将《三界九帝法》公之于众,凡是人族,皆可自由修习。

按理说,本该是一片欣欣向荣之象。

尽管因为仙脉被秦熹炼化的缘故,整个荆武大陆彻底进入枯竭期。

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武者修行。

这就好比武者获取了正确的功法,却苦于没有资源支撑,就如同身处干涸地带的植物。

不过目前来看,这个弊端倒也还好。

毕竟无论怎么说,都比修习大荒玄宗中的功法要好上许多。

然而,却是骤变横生。

闻香教忽然兴起,广纳民间群众,随后更是在四国接连掀起轩然大波。

不知为何,凡是加入闻香教的信众,便会彻底失去理智,肆意烧杀抢夺,掠夺资源。

最初,四国不断派出兵力,将其尽数剿灭。

奈何闻香教就好像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屡屡死灰复燃。

而让四国君主最为诧异的是,数次剿灭行动中,闻香教徒的实力愈发突飞猛涨。

而如今,已然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按理说,四国子民纵然公开了《三界九帝法》,修习武学的速度提升不少。

但同样,在灵气枯竭的前提下,应该与之前并无太大差距。

而闻香教徒,他们的进展速度,就好比异军突起的秦熹一般,进展迅猛。

如此一来,苦于自身寿元将尽的武者,难免会心动。

没有武学根骨天赋的平民,更是失了智一般,加入闻香教。

如今,大半个天下都已经属于闻香教,昔日的四国国君,只得步步后退。

饶是实力强横的陆令珏、大荒玄宗宗主也是无力回天。

破旧的茅屋内。

面容枯槁憔悴的妇人,正死死的捂着幼儿,生怕幼儿不小心发出什么声响。

妇人身形拼命颤抖,眼睛周围遍布乌青,显然已经很久没能睡好了。

城中彻底乱了。

这些天,外面都会传来恐怖凄惨的声音,令人闻之丧胆,头皮发麻。

“娘子!”

“娘子!”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妇人麻木恐惧的眼神,忽然间亮了起来。

是夫君!

夫君回来了!

“铭儿,你爹回来了,咱们安全了!”

妇人顿时喜极而泣,抱着年幼的稚子,快步上前,打开紧闭的房门。

“娘子,别怕!”

“如今我加入闻香教,我已经是入气武者了,以后定能护住你跟铭儿!”

看到屋内传来的动静,焦急的男子迫不及待道。

“啊!!!!”

妇人怀中的稚子看到来人的真面目,当即哭喊出声。

妇人浑身冷汗直冒,嘴巴忍不住哆嗦,吓得连连后退。

男子只觉纳闷,快步冲进屋子里。

“娘子,铭儿,是我啊,你们怎么了?”

妇人抱着孩子步步后退,经过极致恐惧而放大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具森然白骨。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夫君,而是一具骷髅!

男子却对二人的恐慌全然不知,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

而这样的事情,在各地层出不穷。

……

“闻香教实在太过诡异,根据宗门弟子探查,凡是加入闻香教的信众,都会慢慢演变成白骨。”

“从这些信众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对自己沦为白骨一事,全然不知。”

“数个城池平民,接连化作白骨,实在太过恐怖,这些白骨不知疲倦、不知疼痛。”

密室内,一脸凝重的大荒玄宗宗主,对着四国国君、武者,讨论着闻香教。

宗主一脸凝重,俨然自己活了快要五百年,都未曾见过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须知当初闻香教兴起时,碍于寿命的诱惑,他差一点就加入了闻香教。

万幸,秦熹并未解除他体内的蛊心咒印,导致自己无法背地里做出加入闻香教的决定。

如此一来,倒是万幸。

当他看到不少即将入土的年迈武者,化作森然白骨却不自知,简直令他毛骨悚然。

念及此处,宗主不由叹气。

“我体内被秦熹种下了蛊心咒印,我已数次求救,不知她有没有收到……”

陷入沉默的陆令珏,忽然听到秦熹的声音,当即抬眸看向宗主。

“秦熹她,还好吗?”

“应该无碍,我联系不上她,但她对我下的咒印很重,我能察觉到她的存在。”

“想来是没有什么生命安危。”

听到故人安好的消息,陆令珏当即松了口气,“那便好。”

“如今秦熹已经飞升,她能否回来仍旧未知。”

“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希望于秦熹身上,我们需要自救。”

陆令珏所言,令众人俱是沉默不已。

他们自然知晓,不能将尽数希望都寄托在早已飞升的秦熹身上。

唯有自身强硬起来,才是王道。

可是,如今的闻香教与寻常妖魔截然不同。

一边是碍于灵气枯竭,修为难以寸进的武者;

一边是不知疲倦、不知畏惧的白骨骷髅,不但如此,他们的修为更是一路扶摇直上、突飞猛进。

此等情况,众人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

秦熹神念一动,当即出现在荆武大陆的上空。(www.)

阅读谁叫你这么斩妖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盘古小说网(www.lawace.cn)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